论中兴事件与国家安全(7)--根源原来在教育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百年树人

    谈到根源,我不太认同 “发展模式错误” “投入不够”的观点。

    首先,IT行业的目前的发展模式没有问题,强大的应用开发能力,和基础设备的组装能力,让我们有所长。先从容易做的地方入手,核心的难得问题有能力了在慢慢解决,这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其次我的观点是,在芯片和平台软件的投入虽然很大,但就目前的国力而言,只是毛毛雨。

    问题的根源教育,也就是人才的培养上。每次面试的时候我都很要问刚毕业的学生,你们在学校学的什么。大多数人都会说老师给他们教了这种开发工具,那样开发工具如Eclipse,Visual Studio。这样的开发框架,那样的框架。相反基础的理论反而一无所知,操作系统原理,内存的管理与调度,进程与线程的区别,这种问题我现在都不问了,问了也白问。

    每次面试完,我都不无无赖的补充上一段:你们老师教你们工具干嘛,用工具是我们企业培训的事情,你们把基础知识学扎实了,任何一个工具或者一个框架的使用,一到两个星期的培训,保证然你会用。如果没有基础知识,要培训会你,我需要办一所大学。

论中兴事件与国家安全(6)--危害丛生-50步和100步

     中兴事件其他国内同行别庆幸,大家连50步和100步的区别而已 50步笑100步

  1. 芯片能力的缺失

     中兴事件,美国商务部的一个简单的禁令,会让一个8万员工,年销售额千亿元的大公司,中兴立即处于“休克”状态。这是中兴董事长殷一民,殷是研发出声,不太会夸夸其谈,他说的是事实。

     其他的未被制裁的公司先不要庆幸,我再说一遍:如果类似中兴的禁令发生在华为、联想或其他IT设备制造商,身上结果是一样的,连50步和100步的差别都没有。

     如果这样的事情在特殊的情况下,真的全面发生了呢?结论是机会可以让整个社会的运转“休克”。这种“特殊的情况”是哪些,不需要说明。

  1. 平台软件能力的缺失

     这是一个隐藏的问题,看似不那么明显。我先说一个刚刚发生的事件:

     4月23日到4月26日之间,苹果公司的开发者服务器出现故障,中国国内开发者账号出现一个小问题。导致我们公司SparkleComm集成编译环境无法编译IOS软件,导致新版本无法发布。国内一大片公司都是这样。4月26日造成恢复。这是一个小事件,连新闻上都看不到。

     现在网络及其发达,大多数的开发环境都在逐步的转向依赖网络仓库或授权进行编译。

  • IOS开发需要apple的开发者服务器上获取授权。
  • Android开发公司Android Studio采用中央仓库的模式。
  • Java开发环境Maven也采用中央仓库的模式。

     中央仓库的模式指你开发软件的依赖裤不需要你自己一个个的去找,而是通过中央仓库的方式在网络服务器上去自动获取。这是一种非常方便的模式。但是他的风险是让应用开发者越来越降低对依赖库的认知。

     如果发生“特殊情况”,立即中断中央仓库,活着授权呢,你就只有眼看着自己的代码放在哪里,成为一个文本文件。

论中兴事件与国家安全(5)--险象丛生

论中兴事件与国家安全(5)--险象丛生

险象丛生

第二章 危害—险象丛生

  1. 芯片能力的缺失

    中兴事件,美国商务部的一个简单的禁令,会让一个8万员工,年销售额千亿元的大公司,中兴立即处于“休克”状态。这是中兴董事长殷一民,殷是研发出声,不太会夸夸其谈,他说的是事实。

    其他的未被制裁的公司先不要庆幸,我再说一遍:如果类似中兴的禁令发生在华为、联想或其他IT设备制造商,身上结果是一样的,连50步和100步的差别都没有。

如果这样的事情在特殊的情况下,真的全面发生了呢?结论是机会可以让整个社会的运转“休克”。这种“特殊的情况”是哪些,不需要说明。

  1. 平台软件能力的缺失

    这是一个隐藏的问题,看似不那么明显。我先说一个刚刚发生的事件: 4月23日到4月26日之间,苹果公司的开发者服务器出现故障,中国国内开发者账号出现一个小问题。导致我们公司SparkleComm集成编译环境无法编译IOS软件,导致新版本无法发布。国内一大片公司都是这样。4月26日造成恢复。这是一个小事件,连新闻上都看不到。

现在网络及其发达,大多数的开发环境都在逐步的转向依赖网络仓库或授权进行编译。

IOS开发需要apple的开发者服务器上获取授权。

Android开发公司Android Studio采用中央仓库的模式。

Java开发环境Maven也采用中央仓库的模式。

中央仓库的模式指你开发软件的依赖裤不需要你自己一个个的去找,而是通过中央仓库的方式在网络服务器上去自动获取。这是一种非常方便的模式。但是他的风险是让应用开发者越来越降低对依赖库的认知。

如果发生“特殊情况”,立即中断中央仓库,活着授权呢,你就只有眼看着自己的代码放在哪里,称为一个文本文件。

论中兴事件与国家安全(4)--组装是我们的肌肉

论中兴事件与国家安全(4)--组装是我们的肌肉

组装是我们的肌肉

三:基础架构—组装是我们的肌肉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基础架构笼统的可以概括为支撑软件的硬件,如计算机,网络设备,网络。

    基础架构我定义其为两个部分:组装和芯片。

    组装不能简单的理解为PC电脑的DIY,还包括电路层级的方案,的产业是很发达的,几乎和应用软件领域很相似,在组装领域中国也是异常的发达。计算机,网络设备,如交换机,通信设备在国内甚至全球的市场把美国的厂家打得落花流水。

    尤其是在通信设备领域,历史会永远铭记两个伟大的公司,中兴和华为。如果有人记得最早安装一部座机需要三千元的的安装费外还需要排队、等待,有月租甚至很贵。这个时代通信设备是被美国公司主宰,电信运营商一线电话的平均建设成本大概在300元左右。

    而中国崛起的两家公司,中兴和华为除了能够提供和过完运营商同样的设备外建设成本迅速降低到几块钱。于是在短短的10多年间,国内的市场上几乎见不到国外设备供应商,同时中兴和华为将自己的市场扩展到了全球。

    这也正是“中兴事件”爆发前的背景。

     基础架构核心是芯片,任何一个基础架构的元素,都由至少一个或多个的芯片组成。在组装界的基础议题就是研究每个芯片每个针脚的含义。每一个生产设备的厂商采购大头几乎无一例外的是芯片,而且无一例外是美国为主要货源,中兴和华为更是。 芯片制造在国内不是0,而是起步,问题是水平都较低。

芯片制造为什么那么难?

  1. 超级复杂:

    芯片制造是个超级复杂过程,严格意义上他不应该叫制造,应该是研发。难在设计和纠错上。芯片制造需要三个要素:人才、金钱、时间,三个要素的需求都是超级重量级的。

  1. 市场机遇:

        先看看摩尔定律:摩尔定律是由英特尔(Intel)创始人之一戈登•摩尔(Gordon Moore)提出来的。其内容为:当价格不变时,集成电路上可容纳的元器件的数目,约每隔18-24个月便会增加一倍,性能也将提升一倍。换言之,每一美元所能买到的电脑性能,将每隔18-24个月翻一倍以上。这一定律揭示了信息技术进步的速度。 也就是说带头大哥的芯片约每隔18-24个月便会增加一倍的速度,还价格不变,你是消费者你买谁的。跟在后面的小兄弟还怎么活。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2. 无法山寨:

    芯片的山寨,也称之为“返向工程”,由于其高度的集成,返向工程难度极大,所以山寨不了。

  3. 华为不是可以造芯片吗?

        是的,华为造的芯片是ARM芯片,英国Acorn有限公司设计的,他自己不造芯片,通过IP授权的方式,华为的确能够制造,而且做得还不错。但离称为带头大哥还很远。再有,芯片种类繁多,华为制造的是小部分。如果类似中兴的禁令发生在华为,联想身上结果是一样的,连50步和100步的差别都没有。

论中兴事件与国家安全(3)--平台软件—一穷二白三省

论中兴事件与国家安全(3)--平台软件—一穷二白三省

一穷二白三省

二:平台软件—一穷二白三省 一穷二白三省     平台软件指的是为应用软件提供支撑平台,他本身不提供任何的应用,而是为上层的应用提供运行环境以及开发者提供开环境和工具。 微软

    他本身也分为很多层级,最底层是操作系统,上层的有数据库,编译环境,开发语言,再上层的有各种应用开发平台,如微软的Windows系列开发环境。Java 虚拟机,智能手机的Android开发环境,Apple的IOS开发环境。Linux开发环境。再上层如Oracle的系列开发环境和工具,SAP的工具等等。

    从平台软件的领域,基本上是美国人一家独大。不要说中国,全世界也没有第二个。这就是0和1的关系,要么有全部,要么没有。 JAVA

    平台软件是及其复杂的,和应用软件的比,它的设计,开发,测试的难度均不是一个数量级。简单的说开发一个简单应用 二个月的设计开发,15天的测试,2~3个月试运行基本上能弄出一个成熟应用。而做一个简单的平台软件,周期大概是应用的10~100倍。

    还有核心问题,做一个应用,完成后是可以立即有回报的。做平台软件周期长,而且这个开发周期里面,是没有回报的。可能的回报是几年设置几十年之后。

一穷二白三省

论中兴事件与国家安全(2)--IT行业挨踢的业态

论中兴事件与国家安全(2)--IT行业挨踢的业态

IT行业挨踢的业态

第一章 现状—IT行业挨踢的业态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IT行业我把它分为三个方面:1.基础架构;2.平台软件;3.应用软件。

    按道理从支撑和依赖的角度这三个方面重要程度是::1.基础架构->2.平台软件->3.应用软件;

    笔者试图反过来谈,先从应用软件说起。这样可以让我们先看到自己的优势,也会显得不那么悲观。

一:应用软件

    软件应用是IT行业的最顶端,也是劳动力最为密集型的部分。大家熟知的也是我们国家曾经一度学习的印度软件行业,其实说白了也就是应用软件领域。印度软件行业曾经如此受人羡慕,因为他人口多,英语根基好。这也正是软件应用作为劳动力密集型行业正好需要的。

    劳动力密集型意味着需要大量的从业人员,汉语的词汇“IT民工”“码农”生动的描绘了这个领域从业者的状况。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如果说IT业的发达,一点都不为过。因为在软件应用领域我们真的很“发达”。从个体消费者角度,各种PC及手机终端上的应用,从游戏、娱乐、生活各个角度几乎所有的软件形形色色都是中国人自己开发的。从行业应用领域,如企业办公,各个行业的管理软件。如OA,CRM,ERP,MES,以及行业特征的管理系统,也几乎都是中国人自行开发的。相比10年前可能还有部分的软件还是用国外的知名企业软件,现在这个比例已经大幅度缩小。 总结起来,不管是个人应用,还是行业应用,只要有需求,中国人都能按照你的要求开发出来,满足你的需求。

    另外,我把互联网也归结为应用软件领域,知名的BAT,以及共享单车,汽车。订餐、旅游、新闻门户、自媒体等等也是清一色的国产。

    无容置疑,这个领域我们走在世界的前列,这种状况让很多国家羡慕不已。应用领域在整个行业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应该说没有应用其他的都是白搭。 BAT为龙头的互联网以及各个行业的企业都是值得我们尊重的企业。

论中兴事件与国家安全(1)--浮华背后危机四伏

论中兴事件与国家安全(1)--浮华背后危机四伏

前言

enter image description here

浮华背后危机四伏

    中兴事件大家讨论得已经很多了,中兴的过错、贸易战、中国芯片等等系列的话题,各种讨论已经非常充分。

   公司的产品SparkleComm在研发阶段是,我要求所有的研发人员一律参考外文的资料,禁止参考任何中文资料。不是装酷,是无赖,IT行业的核心领头大哥是说英文的,任何研发都讲求一手的资料,我想这是任何行业研发的行规吧。中兴事件的发生,让我感慨万千,所以想谢谢自己的感概。

   笔者的意图是从想从IT行业的角度来谈谈这个事件与国家安全问题的关系。

   首先,假如中国不是一个人口超过13亿的大国,比如孟加拉,越南等等。或者假如我们不想更加的独立自主,更加的有话语权。这个问题没有讨论的必要,因为全世界几百个国家都没有这样的问题,我们何必如此上心,默默的享受由大国主导的世界,安分过好日子即可。

    但事实是不一样的,中国的体量决定了,如果你稍微的勤奋点,国家实力上升一点,其他大国会视为威胁。于是各种打压一定会来,这样的打压的结果能够让你的日子不如哪些默默无语的小国。

    作为IT行业的从业者近20年的经历,亲身体验中国20年的IT成长的经历,应该说伴随中国IT行业成长20年,对于这个行业的体会是“浮华背后危机四伏”。